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北洋政府陆军中将:刘显潜

刘显潜(1865-1938)贵州兴义人,陆军中将,贵州游击军总司令。
刘显潜历任黔西观察使、贵西道尹、贵州巡按使、护国军援川总司令、滇黔边防督办、贵州军事会办。身授要职的刘显潜,率部经数月时间,大刀阔斧兴吏治,雷厉风行剿匪患,其辖区地域纠纷和民族纠纷大为减少,广受称赞。北洋政府以其治理地方政绩突出,特授“上大夫”号,奖授四等文虎勋章。
护法战争后,贵州军队有贵州陆军、贵州游击军两大序列。刘显潜任全省游击军总司令,辖第一、二、三路游击军,及游击大队、盐务巡防队。

劉字图标


刘显潜主要贡献
刘显潜与地方吏治
1913年1月,北洋政府颁布《划一现行各省地方行政官厅组织令》,规定一省地方行政组织采取三级制,即省、道、县三级。贵州全省划分为黔中、黔东、黔西三个道,行政长官称观察使。
黔西道亦称贵西道,刘显潜任贵西道尹,先驻安顺,后驻毕节,辖安顺等23个县。
1914年4月,凭借军事实力,及堂弟刘显世的操控,袁世凯任命刘显潜为黔西观察使。同年,各道观察使改称道尹,刘显潜即为贵西道尹兼贵州全省上游清乡督办。清乡督办一职,实为当时各地军事长官职务。当时,贵州分为上游、中游、下游地区,上游即指贵阳以西贵西道一线。刘显潜身兼黔西地区军民两政职务,掌控了贵西道兴义府、大定府、安顺府、赤水厅20余县军政大权,成为其时贵州不可忽略的一支军政力量。
身授要职的刘显潜,率部经数月时间,大刀阔斧兴吏治,雷厉风行剿匪患,其辖区地域纠纷和民族纠纷大为减少,广受称赞。北洋政府以其治理地方政绩突出,特授“上大夫”号,奖授四等文虎勋章。
1916年1月,袁世凯批准刘显世所请,封刘显潜一等男爵,授贵州巡按使,开府兴义,堵防滇军。而护国滇军,正需要从其管控的黔北威宁等地入川护国。之后,在讨袁护国策划者之一其堂外甥王伯群的劝告下,刘显潜反复斟酌,同意撤防让道,并在王伯群、王文华兄弟等推动刘显世反袁后,积极加入护国队伍,驻防盘江,防阻南来北军。
刘显潜主持修建永康桥
民国初年,贵州风云变幻,兴义系军阀在贵州政治舞台上非常活跃,下五屯刘氏兄弟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刘显潜当时以贵州游击军总司令的身份,通电讨袁,后获北洋政府授陆军中将衔及一等文虎勋章,是兴义一个雄得起的人物。1918年,地方上决定在江底官渡处修建一座石桥,刘显潜主持修建永康桥。
横跨黄泥河上的永康桥,其两端分别连接着贵州、云南的古驿道。驿道在岩石面开凿,结合石头铺设,顺山势蜿蜒盘旋。北岸驿通往兴义,从桥头沿较为平缓的岸坡呈“之”字形向上延伸。在驿道的第二个拐弯处,竖立“建桥叙碑”一座,外加壁龛式立柱及碑帽,柱面镌刻楹联。通过数个弯拐,上到古道最高处,道路平直地通到新店子寨。这段平直的古道北侧,竖一座青石建桥碑记,碑文为刘显潜手书《永康桥记》。
古道边的崖壁上,镌刻“滇黔锁钥”、“如渊总司令桥成纪念”摩崖各一方。刘显潜,字如渊,“如渊总司令”指的就是倡修永康桥的这位兴义实力派人物。
桥建成时的纪念摩崖,记述的是刘显潜倡建永康桥的功德:“砺耶带耶,维黔之疆,矢耶砥耶,维道之光,懿哉刘公,弥永而芳,敢告来者,视此津梁”,为刘显潜手下、盘县知事王治和盘县厘税委员龙为霖联名谨讼。“滇黔锁钥”摩崖文字,则是刘显潜手书,其字体苍劲,书法精美,是兴义近代史上少有的摩崖书法精品。
永康桥建桥期间,刘显潜亲自参与勘测,并赴外地取图,亲定施工人员。所募建桥钱款不足工程所需半数,他又捐银元五万,确保了石桥如期建成。从当地老人对建桥期间吃掉十几马车辣椒的叙述,可见工程之艰巨。永康桥建成,当地群众欢欣鼓舞。
史料记载:“桥成时,滇黔人士观者万余,露宿,山为之满。”黄泥河边村子里的父老乡亲说,当年刘显潜修了这座桥,大家感念于他的功德,在他还未去世时,就为他修建有一个祠堂,也叫生祠,其中供有刘显潜塑像一尊。祠堂不大,只有三间,但无论是房屋的木雕还是石雕,工艺都十分精湛,堪称云贵雕刻一绝。只可惜这些工艺精湛的艺术品,在上世纪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全部毁于一旦,沉于江底。
从古驿道登上摩崖,再从摩崖处向西10余米,一道圆形石砌门洞横跨古道。门洞顶部砌石已经垮塌不少,不过门洞顶部一块扇面形状的门额石得以保存,横向楷书“峭壁”二字,落款简洁,只有3个字——周农风。周农风,刘显潜亲信,下五屯刘氏团练参谋长。
永康桥南岸,连接桥头的驿道与北岸驿道形状相同。在南岸山坡近顶部,距古驿道不远的地方,保存有石砌碉楼一座,整体呈圆柱形,由经过精细加工等厚的石料错缝砌筑。
这座碉楼(木质建筑部分已毁),俯瞰永康桥及山间古道,视野非常开阔,是控扼永康桥要冲的军事堡垒。在江底寨子中,如今还残留着当年的马店建筑(和今天的宾馆性质相同),当地人称为“十八间马房”,其作用是为当年马帮路宿休整的旅馆。房屋呈四合天井,为当年吕姓人家所建,因而,也有人称之为“吕家四合大院”。那四合大院在当时算得上较好的旅店了,其余的马店(只相当今天的招待所),相对简单,如今只留下一二间房,均已破烂。
近百年来,一直是两省人民互相往来的咽喉要冲,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在方便两省人民交通来往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曾有人认为,下五屯刘氏家族仅是只会带兵打仗的一方土豪,不过一介武夫家族而已。然而,永康桥那些凿于石壁、石碑上的文字,却为兴义人民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史料。
江底(兴义市乌沙镇江底村)位于云贵两省交界的黄泥河上,历来是滇桂黔三省商贾要道,地势险要,当年徐霞客进入黄草坝即是从此而入,因为这桥早就由刘显潜根据他家在下五屯的永康堡,故定名叫永康桥。

刘显潜相关背景
刘显潜生于清同治四(1865)年,兴义市近年发现的遵义绥阳人戴厚基书碑的刘显潜之母《刘母石太夫人墓碑录》明确记载:“(刘官箴)同治四年乙丑五月见害于捧乍守备李凤才,时公之次子显潜如渊先生尚在襁褓……”在1966年贵州省图书馆复制的《兴义县志·人物·忠义》上,有戴厚基撰写的《振威将军刘官箴墓志铭》,其上记载:“……(刘官箴遇害时)嫡室石夫人生显潜即如渊先生只数月……”这些资料足以说明,刘官箴遇害时,刘显潜为未满周岁之婴孩。
刘显潜之母石氏为人宽厚、笃慈,对待仆婢从不大声呵责,并且好施邻里。对于亲戚故旧贫困者,动辄解囊相助。其父刘官箴实为刘官礼之前下五屯刘氏掌门人,因此,本就受刘氏一门上下尊敬,刘官箴遇害后,石氏凭借持家之能与和睦之性,更是深得下五屯刘氏一门尊敬,取得刘氏一门“女主”地位与盛名。石太夫人高寿,1923年6月15日九十七岁之时,寿终于家,临终之日,还令子孙环绕膝前,娓娓告诫。
护法战争后,贵州军队有贵州陆军、贵州游击军两大序列。刘显潜任全省游击军总司令,辖第一、二、三路游击军,及游击大队、盐务巡防队。第一路游击军驻防黔北地区,长期跟随刘显潜的爱将、普安罐子窑人易筱南任统带。金沙县清池镇阵亡游击军中哨官李王顺正是其麾下。贵州游击军解体,易筱南部仍驻黔北。如今,赤水县中南部赤水河畔的丙安古镇,有一方大书“畏威怀德”的摩崖,上款“黔陆军第三混成旅旅长易筱南公大人德政”,落款“中华民国十一年孟冬月”。摩崖左侧,还有同期镌刻、落名袁祖铭定黔军右路前敌指挥袁光辉“出民水火”摩崖一方。证明“民九事变”后,贵州游击军虽然解体,但部分军队还得以延续。
民国中前期,著名的贵州兴义系军政集团名动西南,甚至影响着全国的历史走势。兴义系军政集团的发韧,根本之所为兴义下五屯永康堡,即如今兴义市区重要的人文展示窗口——兴义刘氏庄园的前身;其核心人物,则为永康堡刘氏家族中的重要人物。很长一段时间内,刘显世身居贵阳任贵州督军兼省长、其胞弟刘显治作为贵州国会议员长居北京,二刘堂兄刘显潜则开府兴义,盘踞根据地。三人遥相呼应,实为刘氏一门显字辈之三驾马车。这其中,刘显潜较刘显世年长六岁,长期留驻兴义,隐然是为刘氏显字一辈掌门人。并且,刘显潜身居贵州全省游击军总司令一职,其掌控的军队,是为其堂外甥王文华掌握的贵州陆军之外,贵州省又一支重要的武装。

刘显潜主要事迹
风暴席卷黔西南的白旗军起义在清同治十一(1872)年被清政府及下五屯刘氏团练等地方武装镇压。此时,刘显潜年方八龄,未赶上战事。然而,在其童年时期,叔父刘官礼、刘官德以下五屯永康堡为根基,征战不绝,杀伐不断,特别是刘官礼总办兴义五属团练,永康堡为清政权及地方武装在黔西南地区的坚固楔子,曾在刘显潜两岁、四岁之时,两度被白旗军围攻。凡此种种,无不对童年时期的刘显潜造成一定的影响。
此外,刘显潜之父刘官箴,自小喜好交友出游,颇具古人豪侠气质。长大后,视吟诗作对为大丈夫所不为,弃诗书改试武科,曾于兴义县试夺魁,因白旗军起整军对抗,府试耽搁才未更进一步。而以刘显潜之后的作为来看,秉承了其父诸多特质。
红白旗战争结束二十余年后,广西游勇对南盘江北岸的滋扰,为已过而立之年的刘显潜提供了展示军事才华的舞台。
广西游勇的产生,可追溯至清末中法战争。1885年,著名将领冯子材取得镇南关大捷,但因清政府腐败惧敌,不但不予嘉奖,反而将冯子材部遣散。冯部官兵义愤不已且生计无着,将满腔怨气泄向清政府及地主权贵、豪绅,四处打劫富绅地主,朝廷视其为芒刺,呼之为游匪。游匪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二十世纪初名动全国的广西会党组织“三点会”,多次发生武装起义,反抗清政权,即历史上有名的“广西会党起义”。
1895年后,游勇从越南回国,与被栽遣的失业士兵相结合,实力大增,主要活动于广西、越南边界,也多次渡过南盘江,对北岸的云南、贵州形成滋扰。
此时,刘显潜叔父刘官礼为加强沿江防务,上书贵州巡抚,请准改兴义团防局一营为靖边正营,自任管带。多事之际,刘官礼多次授命刘显潜率团练前往南盘江沿江一带,击退来犯游勇。
清光绪二十八(1902)年十月十三日,广西会党军渡过南盘江进攻兴义并占据兴义县城。之后,下五屯刘氏武装在战事中出了全力,居功至伟,于当月二十七日,配合清军攻克县城。刘官礼因此受到贵州抚部院嘉奖,赏赐三品顶戴花翎。刘官礼请准清廷,将家族招兵募勇而成的刘氏团练编入靖边营,称为“靖边团营”,刘显潜任管带。次年,刘官礼又请准设置靖边副营,由刘显潜胞兄刘显慎任管带。刘官礼自己,任滇黔边营统带,统领指挥各营。兴义一地,安全纳入刘氏家族掌控之中。光绪三十(1904年)、光绪三十一(1905)年,贵州抚部院先后裁撤靖边副营、靖边正营,仅剩下刘显潜的靖边团营。
清光绪三十四(1908)年,贵州巡抚庞鸿书整理全省勇营编制,裁绿营、设练军,将全省地方军队分为东南西北中五个巡防队,每队辖左右前后四营,刘显潜靖边团营缩编为西路巡防队右营。
刘显潜本为黔人,至广西时间又不长,在广西一番动荡之后的权力争斗中无根基可言。此外,其堂弟刘显世也因辛亥革命带来境遇,率兵进贵州省城贵阳发展,老家根据地贵州兴义需要强力人物经营。于是,刘显潜遂审时度势,返回兴义。
刘显潜返回兴义,在路途之中就碰到机遇,为今后的发展打下基础。当其返程途经兴义府城安龙之时,受贵州光复的影响,府城安龙亦光复,驻军首脑安义镇总兵祁以德出逃,不知去向,府城一片混乱。刘显潜以其多年积威,自任安义镇总兵,并委任至交好友,曾在兴义县立高等小学堂任过堂长的务川举人聂树楷为兴义知府。兴义府城安龙区域,纳入刘氏掌控范围。
刘显潜安排好安龙军政,并未停留,返回兴义后立即招兵买马,重组旧西路巡防队,招兵四营,于风云动荡之际,为下五屯刘氏组建起一支强横武装。在其堂弟刘显世斡旋下,刘显潜还被大汉贵州军政府委任为旧西路巡防队统带。
在贵州国民军整编中,刘显世任职贵州国民军总司令,刘显潜得其支持,将部队扩编为10营,称贵州西路巡防国民军。

刘显潜历史事件
护法战争后,贵州军队有贵州陆军、贵州游击军两大序列。刘显潜任全省游击军总司令,辖第一、二、三路游击军,及游击大队、盐务巡防队。第一路游击军驻防黔北地区,长期跟随刘显潜的爱将、普安罐子窑人易筱南任统带。金沙县清池镇阵亡游击军中哨官李王顺正是其麾下。贵州游击军解体,易筱南部仍驻黔北。如今,赤水县中南部赤水河畔的丙安古镇,有一方大书“畏威怀德”的摩崖,上款“黔陆军第三混成旅旅长易筱南公大人德政”,落款“中华民国十一年孟冬月”。摩崖左侧,还有同期镌刻、落名袁祖铭定黔军右路前敌指挥袁光辉“出民水火”摩崖一方。证明“民九事变”后,贵州游击军虽然解体,但部分军队还得以延续。
在兴义市境内,也还有不少刘显潜任贵州全省清乡游击军总司令的遗迹。如乌沙镇永康桥留有“如渊总司令桥成纪念”摩崖。与摩崖相近的古道税卡为券拱门,其合龙石面刻“峭壁”二字,落款“周农风”。周农风其人,曾任贵州全省清乡游击军参谋长。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北洋政府陆军中将:刘显潜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