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东晋大臣、前将军、清谈家:刘惔

刘惔(生卒年不详)别名刘尹、刘恢、刘真长,一作刘恢,字真长,沛国相县(今安徽省宿州市朱仙庄镇)人。东晋大臣、清谈家,晋陵太守刘耽之子。
出身世族家庭,清明远达,风度才气。得到丞相王导所识,时人比为荀粲。迎娶庐陵公主司马南弟,成为永和名士的风流之宗,当时清谈的主力干将。历任司徒左长史、侍中、丹阳尹等,史称“刘尹”。三十六岁时,去世,获赠前将军。
袁宏《名士传》称为“永和名士”。《唐会要》尊为“魏晋八君子”之一,著有个人文集二卷,已佚。

刘姓走天涯攀高峰头像


刘惔生平
声名愈重
刘惔出身世宦家庭,他的祖父刘宏,在西晋颇有名声,与其兄刘粹、其弟刘潢被时人称赞为:“洛中雅雅有三嘏。”刘惔父刘耽,官至晋陵太守,亦颇有名声。
刘惔年少时清明远达,有风度才气,与母亲任氏寄居京口,他家中贫穷,靠编草鞋为生。刘惔虽住在荜门陋巷,但却怡然自得。他起初未被人重视,唯独丞相王导十分器重他。后来刘惔日渐知名,被时论比作袁乔。刘惔听说后很高兴,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任氏。任氏是个聪明的人,她说:“你无法与他相比,不要接受。”又有人拿他与范汪比,他又很高兴,但任氏还是不许他接受。
刘惔成年后,被时论比作三国时期的名士荀粲。他后来娶晋明帝的女儿庐陵公主司马南弟为妻。
知人之明
永和元年(345年),会稽王司马昱获授抚军将军、录尚书事,参与朝政。而司马昱以刘惔向来擅长言理,于是与王濛同为谈客,很受司马昱倚重,二人并号为入室之宾。后历任司徒左长史、侍中。
同年,征西将军庾翼去世,由庾翼所任的荆州刺史出缺。庾翼原本将刺史一职交了给儿子庾爰之,并上奏求许;而辅政大臣何充推举桓温出任荆州刺史。刘惔十分欣赏桓温的才干,但却明白他有不臣之心,于是向司马昱进言,称桓温不可以居于荆州这个制胜的位置,而且要常抑其位号。如此刘惔反对让桓温出任荆州刺史一职,更劝司马昱自任荆州刺史,以自己为他的军司,但司马昱不听从;刘惔于请求自任荆州刺史,但司马昱又不听。朝廷便于同年八月任命桓温为安西将军、荆州刺史,但同时命刘惔监沔中诸军事,领义成太守,以代替前太守庾方之。
永和二年(346年),桓温率军入蜀,讨伐成汉政权。时人大多认为桓温难以成功,唯有刘惔认为可成,有人询问原因,他说:“用蒲博(一种博戏)来验证,如果没有十足把握,就不博。恐怕桓温最终要专制朝廷。”到后来果然像他所说的那样。刘惔亦曾举荐吴郡人张凭,张凭后来也成为才德好的士人,众人因此称他有知人之明。
任自然趣
永和三年(347年)十二月,刘惔任丹阳尹,任内为政清整,门无杂宾。当时百姓时有讼告长官的行为,于是诸郡往往都会列举一些官员罪行上奏,然而刘惔不同意这行为,更认为此风不去,百姓将会离心。于是作为首都建康所在的长官的刘惔,将这些上奏都压下,不作追究。
刘惔后来在丹阳尹任内去世,享年三十六岁,获赠前将军。
刘惔特别爱好老庄之学,崇尚自然。临终时,听见供神佛的阁下正在击鼓、舞蹈,举行祭祀,就神色严肃地说:“不得滥行祭祀!”别人请求杀掉驾车的牛来祭神,刘惔回答说:“丘之祷久矣(出自《论语·述而》,即我早就祷告过了),不要再做烦扰人的事!”刘惔死后,葬于建康秣陵县。名士孙绰为他作诔文,称他“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时人把这句话当作名言。
刘惔不仅深受时人称誉,也为后世仰慕。南北朝时,丹阳尹袁粲指着庭中柳树对刘惔的后人刘于说:“人谓此是刘尹时树,每想高风。今复见卿清德,可谓不衰矣。”

刘惔人物评价
庾翼:刘道生日夕在事,大小殊快。义怀通乐,既佳,且足作友,正实良器,推此与君,同济艰不者也。
谢万:弱冠振缨,结婚帝室。绸缪姻娅,连光云日。
孙绰:①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 ②清蔚简令。
王献之:远惭荀奉倩(荀粲),近愧刘真长。
《刘惔别传》:刘惔有隽才,其谈咏虚胜,理会所归,与王濛略同,而叙致过之。
刘彧:识局明济,有文武才。王濛每称其思理淹通,蕃屏之高选,为车骑司马。
房玄龄等《晋书》:①刘(刘惔)韩(韩伯)俊爽,标置轶群,胜气笼霄,飞谈卷雾,并兰芬菊耀,无绝于终古矣。②刘韩秀士,珠谈间起。异术同华,葳蕤青史。
《唐会要》:魏晋以贾诩之筹策、贾逵之忠壮、张既之政能、程昱之智勇、顾雍之密重、王浑之器量、刘惔之鉴裁、庾翼之志略,彼八君子者。
袁粲:人谓此是刘尹时树,每想高风。
杨万里:昔者谢玄之北御苻坚,而郗超知其必胜;桓温之西伐李势,而刘倓知其必取。盖玄于履屐之间无不当其任,温于蒱博不必得则不为,二子于平居无事之日,盖必有以察其小而后信其大也,岂必大用而后见哉?
冯梦龙:惔每奇温才,而知其有不臣之志,谓会稽王昱曰:‘温不可使居形势之地。’昱不从。及温既克蜀,昱惮其威名,乃引殷浩以抗之,由是浸成疑贰。至浩北伐无功,而温遂不可制矣。
王夫之:①刘惔恶温而沮之,深识也。 ②刘惔曰:“但恐克蜀之后,专制朝廷。”其言验矣,……盖惔者,会稽王昱之客,非能主持国计者也。昱与殷浩皆虚诞亡实而苶然不振者,惔即为此谋而固不听,徒为太息而无可如何。晋非无人,有人而志不能行也。
李慈铭:真长识元子之野心,戒车牛之祷疾,在于俦辈,最为可称。
蔡东藩《两晋演义》:假令功高不伐,全节终身,即起祖逖陶侃而问之,亦且自叹弗如。乃中外方称为英器,而刘惔独料其不臣,天未祚晋,惔不幸多言而中。盖古来之奸雄初起,如曹操司马懿辈,未有不先自立功,而继成专恣者,温亦犹是也,而惔之所见远矣。
余嘉锡:善知人者观人于微,即其平居动静之间而知其才。刘惔之论桓温,郗超之知谢玄,皆观其一节而已。

刘惔轶事典故
堕其云雾中
王濛和刘惔到中军将军殷浩家清谈,谈完了,就一起坐车走。刘惔对王濛说:“渊源(殷浩字)的言论真可意。”王濛说:“你原来掉进了他设下的迷雾中。
标同伐异
镇西将军谢尚写信给扬州刺史殷浩,推荐刘惔主管会稽郡,殷浩回信说:“真长(刘惔字)标同伐异,是个大侠士。他曾说刺史降级是很严重的事,你怎么竟然为他奔走呢?”
天之自高
王濛与刘惔两人别后重逢,王濛对刘惔说:“你更有长进了。”刘惔回答说:“这个就像天本来就那么高而已。”
辩驳孙盛
孙盛曾与殷浩、王濛、谢尚等人在会稽王司马昱的府邸聚会。殷浩和孙盛两人一起辩论《易象妙于见形论》一文,孙盛把它和道家思想结合起来谈论时,显得意气高昂。满座的人都觉得孙盛说的道理不妥,可是又不能驳倒他。司马昱很感慨地叹息道:“如果刘惔来了,自然会有办法制服他。”随即派人去接刘惔,这时孙盛料到自己会辩不过。刘惔来后,先叫孙盛谈谈自己原先的道理。孙盛大致复述一下自己的言论,也觉得很不如刚才所讲的。刘惔便发表了二百来句话,论述和质疑都很简明、贴切,孙盛便被驳倒了。满座的入同时拍手欢笑,赞美不已。
简傲高贵
刘惔性格简傲高贵,如一次好友王羲之十分喜爱郗愔的一个由北方南渡的奴仆,更常向刘惔称赞他。刘惔问:“那人比起郗愔如何?”王羲之答:“他只是小人物,怎比起上郗愔呀!”刘惔就说:“若果连郗愔也比不上,那不过是平凡的奴仆而已。”又一次桓温问他:“会稽王(司马昱)他清谈技巧又更进一步吗?”刘惔答:“大有进步,不过仍是第二流。”桓温于是问:“第一又是谁?”刘惔就答:“就是我这些人呀。”可见他自视很高。
更有一次,殷浩到刘惔处与他清谈,但殷浩及后稍见辞屈,于是只能继续说些虚浮不实的言辞。刘惔见此亦不再回答他。殷浩走了后,刘惔就说:“农家子却硬要学人去清谈议论。”
牵被覆面
刘惔病重后,庐陵公主司马南弟因伤痛而憔悴。刘惔临终时,唤来公主;公主见其病危模样,于是用手指着他说:“你病势危急至此,拿什么来修饰自己?”刘惔闻言,扯起被子盖着脸,背过身去,不愿直视公主。

刘惔家族亲属成员
祖父
刘宏,字终嘏,官至光禄勋。
父亲
刘耽,官至晋陵太守。
妻子
庐陵公主司马南弟,晋明帝女。
妹妹
刘氏,谢安夫人。

刘惔史书记载
《晋书·卷七十五·列传第四十五》
《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七·晋纪十九》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东晋大臣、前将军、清谈家:刘惔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