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刘源灏

刘源灏(1794—1864),字鉴泉,号晓瀛,直隶顺天府永清(今河北省永清县)刘街村人。嘉庆二十一年(1816)中举人,道光三年(1823)成进士,选庶吉士,历任扬州知府、陕西督粮道、山东按察使、山东布政使、光禄寺少卿、湖南按察使、云南布政使、贵州巡抚、云贵总督等职,同治三年卒。

劉字平安挂件图片


刘源灏简介
刘源灏,号晓瀛,直隶顺天府永清(今河北省永清县)刘街村人。嘉庆二十一年(1816)中举人,道光三年(1823)成进士,选庶吉士,历任扬州知府、陕西督粮道、山东按察使、山东布政使、光禄寺少卿、湖南按察使、云南布政使、贵州巡抚、云贵总督等职,同治三年卒。
县志载其为永清县靳各庄人,为国子监学正刘锜长子。少颖悟,善读书,家中落,读益勤。同治三年正月卒于家,年七十有一。有子六人。
另查,刘源灏故里靳各庄村,亦名刘靳各庄村,均为旧村名,该村现名刘街村,为永清县刘街乡乡政府所在地。刘源灏、刘源濬兄弟先后皆中进士、选翰林,故乡人称其故居为刘街翰林院。刘街翰林院现为永清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刘源灏生平概略
道光三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十四年,充山西乡试正考官。十五年,出为扬州知府。能治狱,清数十年积案,多平反。扬州民富,俗尚浮靡,源灏首以节俭躬率之。召所属才俊之士读书郡中,造就者众。两江总督陶澍、江苏巡抚林则徐皆相依重。署常镇通海道。旧制:清江下游设滚水坝于高邮四海中,水涨至一丈二尺,即开坝泄水,河督张鹏翮所定也。十六年秋,洪泽湖水涨,大吏檄开坝甚急,源灏念开坝则下河数十万居民没于水,斩持缓开之议。河督怒,飞骑督之。源灏泣请少待,伏祷于天,水陡落,人惊为神话,欢声雷动。道光十九年,署理陕西督粮道,厘剔仓粮款目,筹置关中书院,黜浮华,崇实学,一如任扬州时。调潼商道,整税章,减浮费,并以潼河久湮,农田失灌溉,捐金疏浚,复其旧,民甚德之。道光二十七年迁山东按察使,道光二十八年擢山东布政使,摄盐运司事。
咸丰二年二月,山东巡抚陈庆偕因病解任,调河南巡抚李僡为山东巡抚。未到任前,以布政使刘源灏暂署山东巡抚。咸丰四年,粤匪蹿陷临清,时任巡抚张亮基督师出防,源灏治办城团,严纪律,与士民均甘苦,危城获安。入为光禄寺少卿。咸丰七年正月,寻擢湖南按察使,七月,迁云南布政使。咸丰十年二月,以刘源灏为贵州巡抚。粤贼石达开窜入境,众号数十万,直犯广顺,距省仅七十里。源灏日夜筹防,守具悉备。并上疏请调田兴恕来黔治军。十月,以田兴恕为贵州提督,刘源灏为云贵总督,邓尔恒为贵州巡抚。咸丰十一年七月,同治帝继位后,召云贵总督刘源灏来京,以福济代之。后以年老乞休,同治三年卒。

刘源灏佚事辑录
刘源灏幼年时在庙台上玩耍,见几位老人闲谈,逐上前见礼,其中一位老人说:“听说你聪明过人,你如能想办法让我们几个老头子下了庙台,我们就相信。”刘源灏小眼睛一转,说道:“这办不到,但你们如能到庙台下,我则能使你们再到庙台上。”大家一听说行,遂自动走下庙台。刘源灏即欲离走,大家阻拦,指问道:“你不是能让我们再回到庙台上吗?”小小年纪的刘源灏笑而答曰:“开始要我想法使你们到庙台下,这已办到了,为何不让我走呢?”几位老人无言以对,愧叹不已。
刘源灏任扬州知府时,扬州案牍繁多,刘源灏抵任后词讼随到随结。他白天坐堂处理公务,晚上调来原积压旧案稿件挑灯夜读,逐一披览,多年陈案件件弄个一清二楚,来龙去脉、起始原由皆了如指掌。往往不三数语而结,郡人惊诵神明。有人问他结案的决窍,刘源灏答曰:“旧案虽历经多年,但总有其破绽和庇漏,其紧要关节所在是累累案情之中,吾无他术,只细细读稿耳。”其在扬州还颇重文教,培养造就了王凯泰、蒋超伯等一大批人才。洪泽湖涨水,下河居民沿堤齐集数十万人,哭声震地。河督檄令开坝,刘源灏力主暂缓,泣曰:“乡民迁徙高阜,开坝人夫齐集等候,水长则开,水平则止,我在此立候。”言毕,水势渐落,居民欢动,皆叩头曰:“生我者父母,活我者太守”。
刘源灏受其母崔氏影响,素尚节俭,待人至厚,尝嘱其弟曰:“我等廉俸有余,稍不注意便生奢侈。不如散给同族乡里,各沾实惠。我等仍俭约自持不失本色,不失家风,不忘母教也。”。任陕西督粮道时曾拿出数千金为本族近支按户置买田产代完官项;较远者及同村户口不下千人,均按户付口粮,遇有婚丧大事随时资助。咸丰三年永定河决口,乡园尽成泽国,村民嗷嗷待哺,其捐资购买粮米,近十余村按户按日发放,拯救不下数千人性命,乡民至今称颂。

刘源灏为公不阿
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至今仍然保存着一份道光二十八年刘源灏上疏奏折,余在工作之外,将他的事迹所记一二,留为后人查看。那么这份奏折大致内容是这样的:道光二十八年,山东莱州同知(此人为满人,姓名我已忘记)受莱州知府之命,押运两万青砖送至“东陵建万年吉地”,途中多有损坏,至东陵还余一万九千余块,同时刘源灏还发现“此委员吸食鸦片”,遂上书弹劾。经吏部及工部商议,决定撤销该同知职务,同时赔偿损失两百五十二两,但“此人家贫,无力偿还”。后经商议,此人虽无力偿还,“然其子孙必有入仕者,由其子孙代为补偿可也”。刘源灏的恪尽职守和认真务实的态度,对当时官场昏暗的山东下了一剂猛药。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刘源灏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