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31岁北大考古博士刘拓坠崖去世,刘拓个人资料简介

痛心!一则噩耗传来。青年考古学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刘拓,在四川马尔康市甲扎尔甲山考察洞窟壁画过程中因意外身亡,年仅31岁。

刘拓

据马尔康市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刘拓一行4人前往甲扎尔扎洞窟考察,其中3人因路险折返,刘拓1人独自前行。26日20时40分左右,搜救队发现了坠崖的刘拓,当时他伤势严重,人已失去意识,经抢救无效身亡。

甲扎尔甲山洞窟壁画位于马尔康市白湾乡大石凼村甲扎尔甲山南麓山腰处,多年以前,考古调查人员前往时,需要吊着安全绳才能下到洞窟。洞窟为一天然岩石洞穴,洞内残存佛塔一座,东西二壁及佛塔四周均绘有大量的佛教壁画,是研究明清时期川西北高原藏传佛教绘画艺术和藏传佛教历史的重要文物实物资料,2013年3月5日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8月,马尔康市甲扎尔甲山洞窟壁画迁移异地保护方案获国务院批复。

刘拓是湖南常德人,1990年出生于云南昆明,曾任兰州文理学院旅游学院副教授,现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专业学习研究之余,刘拓热爱文物古迹和与之相关的旅行,曾前往伊拉克、阿富汗等30多个国家和全国将近700个县,到访200余处世界遗产和1500余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许多网友认识刘拓,是因为其在2018年综艺节目《奇葩大会》第二季中讲述的伊拉克考察经历。2015年,还在北大读书的刘拓在伊拉克考察古迹时,被警方误认为“恐怖分子”而扣押,在狱中呆了半个月,经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的努力才得到释放。经历过种种惊险,刘拓对考古的热爱却丝毫不减,始终是系友口中“对考古简直痴迷”的人。今年6月,他刚刚出版了新书《阿富汗访古行记》。书中除了介绍阿富汗古代遗存的历史、分布和现状,也详细地描绘了此地的自然景观和社会日常,并将作者的观察和感受穿插其中,被网友评价为“标的明确,线路清楚,文风平实”。生前,衣着朴素、不修边幅的刘拓始终让人感到一种“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学者气质”,他曾说:“因为伊拉克的事情,很多人觉得我是专门找危险战乱的国家旅游,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主要的旅行还是在国内。到现在我一共去过了150个世界遗产,主要是在中国,中国以外就是在中东地区,其中有12个是因为有战乱风险而评成了濒危世界遗产,这12个遗产去起来相对都很艰难,也是我记录的重点。”

刘拓的意外离世,让众多亲朋好友和考古专业人士深感痛惜。他的父亲写下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最后对话”,悲痛地表示:“你才31岁,从北大博士毕业,单纯、热情、执着,还幽默有趣的你,让我们以及家人朋友充满了期盼,寄予美好未来。而现在你的人生永远停留在31岁!你对生活充满激情,对爱好认真执着,你的生活是那么精彩诱人,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可惜啊,孩子你就这么只顾拼命前行,不顾忌身边的危险和父母的担忧!……也许是求仁得仁吧,你因热爱文物而充满乐趣,又因探访文物而搭上性命,愿你在天堂没有烦恼,继续和文物为伴。”

刘拓的生前挚友冯玥听闻消息也几度哽咽,发文悼念:“刘拓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对这世界他有着永无止境的好奇,这好奇与热情推动着他的学业、学术研究与访古探查。即使不能得到部分人的理解,他始终是一个纯粹、简单、直率的人呢,心地善良,专注内心,永远在坚持做自己热爱的事业。刘拓对于文物古迹的挚爱热情打动着无数人,也让更多的人领略到文物古迹的价值。多年来他坚持探访记录国内外濒危文化古迹,也长期参与呼吁对文物遗产的保护。他的离开是所有爱他的亲人与好友的痛,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青年考古学者:刘拓
刘拓(1990年2月-2021年10月),出生于云南昆明,湖南常德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曾任兰州文理学院旅游学院副教授。
2015年7月,刘拓去伊拉克考察古迹时被误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021年10月,刘拓在四川马尔康市甲扎尔甲山考察洞窟壁画过程中坠崖去世,终年31岁。
刘拓经历
2021年6月,刘拓的考古文集《阿富汗访古行记》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9月,刘拓从兰州文理学院旅游学院离职。
2021年10月,刘拓在四川马尔康市甲扎尔甲山考察洞窟壁画过程中坠崖去世,终年31岁。
刘拓轶事
2015年7月17日有报道称,“伊拉克军队在伊拉克西部的安巴尔省抓捕了一名中国男子,并称该男子是‘伊斯兰国’组织(IS)的一员”。报道截图中,一名华人面孔的年轻男子蓄须,身着运动装,神色黯然地坐在一把橙色靠椅上,而座椅旁边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人均着迷彩裤,其中一人还持枪。
随后,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一名中国公民被警局扣押了,但并不是像网上所描述的那样是“被伊拉克方面当成恐怖分子”。依据报道中公布的照片,有消息人士认出,报道中的男子是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学生刘拓,在伊拉克参观古迹时被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对此,北大18日下午回应称,报道中男子确为该校考古文博学院学生,去伊拉克考察古迹时被误抓。学校获知信息后,第一时间与家长取得了联系,多方了解核实情况,并与我驻伊使馆建立联系。据北大介绍,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表示,目前被扣同学人身安全没有问题,伊拉克有关方面也确认他与“伊斯兰国”组织无关,预计不久可以获释。该同学本人也已与其家长通了话,并表示本人是安全的。
据了解,刘拓前往伊拉克为“考古旅行”,刘拓2015年5月公开发布的一篇旅行计划中写道,暑假约了同学一起玩土耳其,顺便就想把伊拉克去一下,一方面学的东西和这里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还是想把去遍埃及、巴基斯坦、伊拉克三个最早文明诞生地的成就达成一下。文章中说,去之前他还特意了解了一下当地的安全问题。
刘拓被抓之后,他的多名同学和朋友则向微信公众号弧度讲述了他为了考古爱好,游历世界各地的传奇经历。
冒险赴伊只为看文物
26岁的刘拓被国内媒体描述成一个充满理想的“疯子”。在刘拓同学和朋友们眼中,他只是一个执着于寻访古迹,并痴迷于此的年轻人。在自己的网络空间上,刘拓去伊拉克的原因很简单:再不去,那片战火纷飞地区的古迹将被“清零”。
7月5日,刘拓从北京出发飞往德黑兰,转机纳杰夫入境伊拉克后,到过卡尔巴拉和纳西里耶。三四天后,在参观完巴士拉回巴格达的路上,他丢了手机。
“坐过站了,列车员急着让他下车,火车已经开了,列车员把行李一路扔下去,他沿路找,发现手机和药不见了”,刘拓的好友杨帅(化名)告诉弧度,刘拓患有轻度高血压,平时经常失眠。他还很怕热,而巴士拉的气温高达50℃,并且处于沼泽区,非常潮湿。他曾在一次通话中跟杨帅吐槽,“那边简直是世界上最难忍的地方”。
他也知道伊拉克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区域之一,但让他顶着战火坚持前往的,是对文化遗产的痴迷。“伊拉克拥有太丰富的旅游资源,实在让人神往”,他曾在穷游网写道,因为伊拉克、叙利亚局势紧张,两国北部半壁江山基本都落入IS之手,而他“一方面学的东西和这里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还是想把去遍埃及、巴基斯坦、伊拉克三个最早文明诞生地的成就达成一下”,因为怕错过了今年,以后就没机会再看到古迹,也怕学业紧张,没这么长时间的假期,所以决定7月去伊拉克。
和刘拓一样,杨帅也痴迷古迹,两人曾相约同游过中东。手机丢失后,刘拓沿途向路人借手机和杨帅联系,还嘱咐他帮忙从国内买一部新手机。
他们的通话频率一般是每天一次,除了报个平安,告知自己到哪了、遇上什么奇闻异事,刘拓也会跟杨帅说说被扣留的情况。
刻意绕开IS控制区 结果被反IS武装扣押
比如7月8日,他去了乌鲁克,一个五千年前的古城,在那之前被警察扣留一天,所以纳西里耶的市长请他吃了一顿饭。之后几次通话里,杨帅得知刘拓去了巴比伦,12日他则告诉杨帅,自己被困在了萨迈拉——从那往北100公里就是IS的控制区,而非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中所说的处于IS控制区域的费卢杰。
杨帅说,刘拓仍被关押在萨迈拉,“从11号以后就没再出来了,之后具体的事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抓的他”。
刘拓被误抓原因和现场情形目前不得而知。据刘拓的另一名好友吴景(化名)分析,那里接近冲突前线,局势紧张,语言不通或为刘拓被误抓的主要原因。“他会的只是阿拉伯语的简单会话,说多了就得切换英语,估计民间武装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翻译,沟通不畅”。杨帅也认为是“边防的问题”,“交战前线,遇见外国人肯定都会拦的”,不过刘拓现在每天可以借别人的手机与外界联系,杨帅说,“他给那边人手机装了微信,每天只能用十分钟”。
“需要说明,他走的地方是刻意绕开IS控制区域的”,杨帅介绍,伊拉克的治安,库尔德区最好,所以刘拓选择从埃尔比勒经过库尔德人的自治区,绕过IS国,经杜胡克的陆路口岸去土耳其。而在去库尔德区的途中,刘拓必经萨迈拉,因为萨迈拉有两个通天塔和规模超级巨大的九世纪的古城,他想去看看。
吴景补充说,伊拉克战争后局势动荡,萨迈拉古城遗产缺少由国家主控的管理和保护,所以在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濒危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濒危世界文化遗产的意思是,有现实破坏危险,没准明天就没了”。
与死囚关在一起 狱中教狱友写汉字唱昆曲
杨帅总结,在伊拉克不多的自由时间,刘拓到访的乌尔、乌鲁克、拉格什、巴比伦等地,都是极其重要的世界性文化遗产,“还有库尔德区几处阿卡德与亚述时期的露天浮雕,刘拓本来想顺道去看,但没去成,他在电话里说特别遗憾”。
“离开巴格达以后,刘拓几乎每天都被扣留,都在远离交战区的检查站,大概几个小时,长的时候一天,警察翻包、查护照,之后解释清楚就放行了”,然而经常如此还是让刘拓不适。“他说同行的欧美人、日本人都放行,唯独中国人被查,七八次都这样,他感觉很委屈。”
杨帅回忆,刘拓没说过在狱中遭受虐待,“有的狱友很快就要被处死了,他还教狱友写汉字,唱昆曲。”但有时他打电话给杨帅会哭,说自己心里难受,“这种经历让他心塞,幽闭、阴暗、暴力,前途未卜,确实可怕,刘拓去阿富汗时很顺利就回来了,啥事没有,而在伊拉克,每天被各种人扣留审问,这是很不一样的。”
7月14日,杨帅接到刘拓的电话,“他说如果还放不出来,我就只好准备到土耳其先一个人玩了,反复跟我说对不起。”除了等刘拓再打来带着好消息的电话,杨帅也没有别的办法,直到16日,两人原定是该在土耳其见面的,但刘拓还是没能出狱。 [1]
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27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经使馆努力,日前在伊拉克北部被当地警方扣押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学生刘拓已于当天平安获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31岁北大考古博士刘拓坠崖去世,刘拓个人资料简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刘氏家族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刘姓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