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晚清将领、新疆首任巡抚:刘锦棠

刘锦棠(1844~1894),字毅斋,湖南湘乡人,晚清的著名将领。
刘锦棠10岁时,其父刘厚荣因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而丧生。成年后,投入叔父刘松山所在的湘军,随同叔父镇压太平军和捻军,作为左宗棠西征军的主力平定了西北区域的同治回乱和新疆乱局中阿古柏的继承人伯克胡里势力,有“飞将军”之称。
后推动新疆建省并担任新疆首任巡抚。官至太子太保,一等男爵。甲午中日战争前夕,应征起复,未及成行而卒,谥号“襄勤”。

刘姓的原始图腾


刘锦棠生平
早年经历
1844年(道光二十四年),刘锦棠出生于湖南湘乡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父亲刘厚荣参加湘军,在岳州(今岳阳)被太平军击毙。从“报其父仇”的目的出发他15岁时投入刘厚荣生前所部。此后随其叔父刘松山转战于江西、安徽、陕西等地,参与镇压太平军和捻军,积功至道员,成为老湘军中后起的年青将领。
刘锦棠平定陕甘
承继危局
在太平天国起义的影响下,陕西,甘肃等地回民相继暴乱,屠杀老幼妇孺,屡败清军。
1867年(同治六年),清廷以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率兵镇压回民军。
1869年6月,清军兵锋直指回民军的重要基地金积堡(金积镇)。左宗棠以刘松山老湘军为主力,对金积堡地区发起猛烈进攻。由于回民军积极防御作战,清军粮运不继,进展缓慢。
1870年2月14日,老湘军统领刘松山阵亡,清军士气大挫。为了应付危局,左宗棠起用当时任老湘军营务总理的刘锦棠代理统领。并提出了“坚守”与“退屯”两种方案供其选择。刘锦棠审时度势,认为“坚守”、“退屯”均不可取,力主继续进攻。他向左宗棠建议说:“吾军深入乏食,不力战,贼即乘我,灵州旦暮失,大局不可支矣”(何维朴:《刘襄勤史传稿》,第3页),“必戳力致死,而后军可全。”这一意见得到了左宗棠的赞同。为了激励士气,刘锦棠召集部将鼓动说:我军功在垂成之际,不幸将亡师败。各位都是跟随我叔父多年的老将,难道忍心就此罢兵吗!统一将领们的思想后,他又将刘松山的灵柩放在军营之中,激发起大家的复仇之心,继续向金积堡地区进攻。
攻克金积堡
甘肃宁夏府吴忠县的金积堡位于灵州西南50里,东通花马池南通固原,西枕黄河。堡外有两个险要的地方,一是西面的峡口,它是黄河青铜峡的峡口,又是控制流经金积堡的秦渠和汉渠的进水口,二是东面的永宁洞,它是山水河通过秦渠涵洞的地方,也是控制秦、汉二渠的出水口。为了抢占有利地形,刘松山曾集中兵力攻下了这两个军事要点,但峡口不久又被乱匪夺回,清军陷入了将被回军水淹的不利境地。为了扭转这一态势,刘锦棠首先加强了粮道防护和对永宁洞的防守,接着率兵攻占了灵州至吴忠堡之间的各堡寨,为攻取金积堡打开了通路。对刘锦棠的这些部署与战果,左宗棠很满意,上奏清廷,“荐其才可大用”。清廷立即下旨,加封刘锦棠三品卿衔,令其正式统领老湘军。,
为了抵御刘锦棠的进攻,马化龙依托秦、汉二渠挖壕筑墙,修堡建垒,使金积堡内外墙壁纵横,堡垒环列,渠水环复,易守难攻,还相继掘开了秦渠、板桥堰和山水河,使清军营地陷入一片水泊之中。面对这些困难,刘锦棠毫不畏惧。他身先士卒,往来于烂泥之中,率领老湘军逐次进攻,步步为营,苦战数月,终于攻占了金积堡外围各堡寨,开始转入对金积堡的进攻。金积堡修筑得十分坚固,堡墙高4丈,厚3丈,周长9里,堡中有堡,防守十分严密。刘锦棠则以深沟高垒围困。他令清军环堡挖了两道深1丈宽3丈的长壕,壕边筑起高约丈余的围墙,切断金积堡与外界的联系。与此同时,还筑成几座炮台,居高临下,不断向堡中轰击。终于迫使马化龙于1871年1月6日到清营投降,遂占金积堡。3月2日,按照左宗棠的指令,刘锦棠处死了马化龙父子及1800多名回军将士。刘锦棠也因战功而得到了云骑尉的世职。
1871年夏,刘锦棠护送刘松山灵柩回湖南安葬,并在湖南招募士兵。
刘锦棠平定西宁
1872年,刘锦棠率领18营老湘军进攻马桂源和马本源领导的西宁回民军。由于回民军从湟中大峡口到小峡口的八十余里间设置堡垒、绵延不绝,作战难度极大。9至10月,刘锦棠率部斩关而进,前后两个多月,血战50余次,才攻占峡口隘路,兵临城下。11月19日,二马从西宁逃走;次日,刘锦棠率军进驻西宁。1873年3月,马桂源等人在兰州被处死。
刘锦棠克复肃州
1873年10月底,刘锦棠又奉命率5营人马参加攻打肃州(今甘肃酒泉)。他利用义军降将喊话诱降,守城义军首领马文禄于11月4日开城缴械。随着肃州被攻克,陕甘回乱平定。左宗棠历数部将镇压陕甘回民起义军的战功,将刘锦棠排居第一。清廷依此擢升他署甘肃西宁道。
1874年,河州又发生动乱,刘锦棠会同诸军将之平定。

刘锦棠收复新疆
北疆作战
从1875年(光绪元年)春开始,刘锦棠驻扎凉州(今武威),积极整军备战,将55营老湘军精简成25营,并结合新疆的敌情与地理特点,进行了一年多的作战训练,为收复新疆准备了一支劲旅。1875年5月3日,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左宗棠于9月24日向清廷推荐他认为“英锐果敏、才气无双、志虑忠纯”的刘锦棠为前敌指挥,总理行营事务,很快得到了清廷的批准。
1876年4月26日,刘锦棠在肃州统率25营老湘军分批经过千里戈壁,向北疆进军。他依据左宗棠“缓进急战”的战略方针,决定在“新谷遍野、有粮可因”的新秋之际发起北疆作战。7月下旬,会合先期进疆停驻于济木萨(今吉木萨尔)的金顺部39营人马,首先进占阜康,准备攻打古牧地(今米泉),撤除乌鲁木齐的屏障。
防守乌鲁本齐地区的有投降阿古柏的马人得、白彦虎等部2万多人,其中6000多人驻守古牧地。从阜康到古牧地有两条道路,一是途经戈壁、缺乏水源、无敌军防守的大道,一是途经黄田,水源充足、但有重兵防守的小路。敌军意在迫使清军走大道,过戈壁,陷入人马渴乏的困境。刘锦棠将计就计,8月8日,派出部队掘井挖渠,开沟引水,摆出要走大道的架势。10日夜晚,突然率领精锐部队,从小路进击,当夜夺取黄田,第二天进围古牧地。他令炮队在城外修筑炮台,用开花大炮把城墙轰塌了几个缺口,令突击队从缺口抢攻入城,于17日占领古牧地,全歼守敌。
攻取古牧地时,刘锦棠从缴获的信中获悉乌鲁木齐防守乏人,南疆阿古柏韵援兵也难迅速到来。于是,立即决定乘虚蹈隙,除留两营兵力防守古牧地外,大队人马星夜向乌鲁木齐疾进。次日黎明,部队抵达乌鲁木齐外围,炮队在六道湾的山梁上架炮向城里射击。马人得、白彦虎没有料到清军如此神速,炮声一响,便弃城南逃。
收复乌鲁木齐之后,刘锦棠令金顺率部西攻昌吉、呼图壁和玛纳斯,自率老湘军清剿残敌,准备南进。不料玛纳斯南城之敌负隅顽抗,金顺部清军久攻不克。刘锦棠又派罗长祜率领11营老湘军驰援。这时大雪开始封山,刘锦棠遵照左宗棠的意见,进行整军备战,准备来年春天举兵南进。刘锦棠因战功获得骑都尉世职。

刘锦棠打开南疆
阿古柏得知乌鲁木齐失守的消息后,从喀什噶尔(今喀什)赶到托克逊部署防御。他派心腹艾克木汗率步骑8500人和马人得、白彦虎残部,以及1万民团守吐鲁番,令其大总管爱伊德尔呼里率步骑4400人守达坂城,并在东西天山隘口之间筑起了一座新城;令其次子海古拉率步骑6000人守托克逊。三城互为犄角,妄图阻止清军南下。
1877年4月上旬,刘锦棠按照左宗棠三路并进的部署,与张曜,徐占彪约期进发。14日,刘锦棠率领31营人马(新补充了炮骑各3营),从乌鲁木齐南下,于16日夜晚包围达坂城,直至次日凌晨城中守敌才发现。天亮后,刘锦棠环城侦察敌情,坐骑中弹倒地,他易马而前。摸清城防概况后,命令各营环城挖壕筑垒,严密锁围。同时构筑炮台,准备强攻。当清军两次击退海古拉派来的援兵之后,爱伊德尔呼里盼援无望,便准备突围南逃。刘锦棠命令夜间遍燃火把,密切监视。 19日晚,城东炮台筑成,他当即下令以开花大炮向城内轰击。由于弹药库中炮爆炸,加之大风骤起,烈火燃遍全城。守敌惊溃,四散奔逃。刘锦棠一面指挥各营截击,一面发动喊话劝降。在军政攻势下,守敌头目纷纷投降,爱伊德尔呼里也被活捉,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对于大批俘虏,刘锦棠遵左宗棠之嘱,实行宽待政策,凡是新疆平民,不论哪个民族,全部释放回家,并发给衣粮。其他俘虏,愿留者留,愿走者走。在这一政策的感召下,爱伊德尔呼里主动给阿古柏写了劝降信。在整个进军南疆的过程中,刘锦棠始终实行了宽待俘虏的政策,对分化瓦解敌人起了重要作用。
攻占达坂城后,刘锦棠分派罗长祜率步骑6营与张曜、徐占彪两路人马于26日攻取了吐鲁番。自率骑兵于同日赶到托克逊,截住准备南逃的敌军。经过激战,除海古拉率2000多人逃脱之外,歼敌4000余人。至此,历时不到半月,胜利地结束了攻占三城的战役。

刘锦棠进军南疆
占领托克逊后,刘锦棠决定待秋粮采运充足之后再行南进。在此期间,敌情发生了重大变化。5月29日,阿古柏患中风而死(又有被部下打死、毒杀或服毒自尽等说 )。海古拉携其尸南返时,被其长兄伯克胡里所杀。艾克木汗在库尔勒自称为“汗”,又被伯克胡里败于阿克苏,遂率残部逃入俄境。伯克胡里继承了阿古柏的汗位后,除留部分人马防守东四城外,自率主力退保西四城。
依据南疆八城的地理和敌军分布情况,刘锦棠把进军南疆的部队分成两个梯队:以老湘军为第一梯队,专门“主战”,以张曜部为第二梯队,“且战且防”。9月 27日,刘锦棠率领第一梯队32营先期出发,10月2日进抵曲惠。为了消灭逃至库尔勒观望动静的白彦虎,他兵分两路,令余虎恩,黄万鹏率马步14营,取道乌什塔拉,沿博斯腾湖南岸进攻库尔勒侧背;自率主力沿大路过开都河,从正面进捣库尔勒。9日,两路人马会师库尔勒时,白彦虎已西逃库车。针对白彦虎长于流窜的特点,刘锦棠断然决定亲率精骑1000、健卒1500先行追击,令罗长祜领大队人马随后跟进。在刘锦棠的带领下,先行部队从库尔勒启程后,三昼夜疾驰400多里,15日追到布古尔(今轮台)时,击溃敌骑千余。18日追到库车城外时,又毙敌千余。22日终于在铜厂和木杂喇特河(今木扎提河)追上逃敌,经过激战,消灭一部,余敌继续西逃。24日追到阿克苏城外时,当地维吾尔族人民已自动占领该城“以待官军”。这时,白彦虎部经乌什逃向喀什噶尔,伯克胡里留守东四城的残部则逃向叶尔羌。
对于刘锦棠指挥的这一阶段作战,左宗棠十分满意地赞扬说:“三旬之间,迅扫贼氛,穷追三千里,收复东四城,歼敌数千,追回难民数十万,决机神速,古近以来,实罕其比。”(《左文襄公全集·札件》,岳麓书社1986年版,413页)
东四城克复之际,原来投降阿古柏的和阗头目尼牙斯反正,主动率兵围攻叶尔羌以策应清军。叛国降敌的前喀什噶尔守备何步云也反正,率领原部占据了喀什噶尔汉城,因力单难支,派人到阿克苏向刘锦棠乞援。在这种情况下,刘锦棠毅然决定改变原定首先攻占叶尔羌的计划,不待第二梯队抵达阿克苏,不顾长途追击作战的疲惫,马上进军喀什噶尔。他令余虎恩率5营人马取道巴尔楚克(今巴楚东)、玛纳尔巴什,进攻喀什噶尔;令黄万鹏率步骑9营取道布鲁特游牧地,疾指喀什噶尔,自率主力进驻巴尔楚克,居中策应。12月17日晚,余、黄两部兵临喀什噶尔城下,当晚将回城克复,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分率残部逃入俄境。21日,刘锦棠进取叶尔羌,24日占领英吉沙尔,董福祥于次年1月2日进占和阗。一月之内,清军驰驱2000多里,夺取西四城,胜利收复了南疆。
捷报传到肃州大营,左宗棠称赞刘锦棠的指挥道:“筹策之周,赴机之速,古今未尝有也”,“大军西征,如飞如翰,自秋徂冬,挈回疆全境还隶职方,即劳烈而论,已足光垂史牒。若夫功成迅速,则实古今罕见之事。”(《左宗棠全集·札件》,岳麓书社1986年版,420页)清廷也高度评价刘锦棠“智勇深沉,出奇制胜,用能功宣绝域,(《左文襄公全集·奏稿》五十二卷,第49页),将其晋为二等男爵, 5月晋太常寺卿,8月授通政使司通政使。
善后工作
新疆初复,城池残破,官无衙署,民无居室,渠道淹废,田园荒芜。刘锦棠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目睹了这—惨景。他在新疆所做的 第—件事,就是设立善后局,处理善后事宜。
南疆的善后工作,都由刘锦棠一路收复,—路设局经理。当时军队里幕僚人员很多,善后局主要由这些人来经办。善后局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招集流寓失所的农民,将被阿古柏匪徒胁行的人民遣返原籍,贷给籽种,使能够迅速恢复生产。新疆干旱少雨,农业生产全赖引水灌溉。为此,又仿行以工代赈的方法,每日发给口粮,组织刚刚返回原籍的农民修复渠道、坎儿井。清军官兵也被派去参加兴修农田设施的劳动。这些措施,保证了南疆各地农业生产的恢复。人们衣食有了着落,社会也就日趋安定了。
追击漏网之鱼
伯克胡里和白彦虎漏网逃入俄境,刘锦棠“常引为大恨”。为此,他注重边防卡伦建设,加强了对残敌窜犯的戒备。
1878年9月,白彦虎派其心腹金山率几百人马,侵入阿克苏以西边境。27日,刘锦棠率骑兵900,步兵300,从喀什噶尔出发,沿边境急驰,截住该敌,活捉金山,全歼所部。
12月上旬,伯克胡里派其亲信头目阿里达什率480余人侵入喀什噶尔西部边境。刘锦棠认为,阿古柏残部屡次回窜,“名为该部寻仇,实由俄回嗾使”,“必大加惩创,方免频来扰边。”(《刘襄勤公奏稿》卷七)9日夜,刘锦棠亲率骑兵900,步兵1100人,兵分三路,在当地布鲁特人的协助下,全歼了这股敌军,击毙了阿里达什。 [13]
1879年初,原阿古柏部将艾克木汗勾结布鲁特头目阿布都勒哈玛,聚集了2300多人来犯,侵扰到离喀什噶尔只有200多里的博斯塘特勒克一带。刘锦棠出动4000多人马,兵分三路,乘艾克木汗袭击清军营寨之机,设伏于博斯塘特勒克山谷内外,诱其入伏,四面包围,除艾克木汗与阿布都勒哈玛领100余骑逃脱以外,其余全部被歼。
9月上旬,艾克木汗和阿布都勒哈玛又纠集2000多人马,“声言奉俄国号令,攻取喀,英各城”(《新疆图志》卷九十七,《奏议》七),经喀什噶尔以西 700余里的乌什恰提卡伦,兵临色勒库尔(今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城下,企图先占该城作为立足之地,刘锦棠闻讯,亲率马步2000,携带干粮,经英吉沙尔,取道荒无人迹的岩壑山路,昼夜兼程向色勒库尔疾进。艾克木汗得知清军大队来援,便撤离色勒库尔向北逃窜。刘锦棠立即改道向北,凿冰为道,冒险翻越终年积冰的卡拉塔什达坂,以4昼夜驰800里的速度,终于追上逃敌,将其全部歼灭。
左宗棠评价刘锦棠歼灭窜犯残敌的作战指挥道:“用兵不越旬时,渠目几无漏网,而内地各城,安堵如故,鸡犬无惊者,则审机之明,赴机之速,有以致之。” (《新疆图志》卷九十七,《奏议》七)
1880年3月,清廷任命刘锦棠帮办新疆军务。他为配合左宗棠准备武力收复伊犁而积极备战。8月,左宗棠奉召回京,刘锦棠接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刘锦棠任职新疆巡抚
1882年,清朝正式收回伊犁,刘锦棠请求将新疆设为省,设巡抚、布政使,道、府、州、县都比照内地予以设置。同时,他在新疆整修道路、城镇,设置学校、驿传,兴修水利,广兴屯田。
1883年,刘锦棠被擢升为兵部右侍郎,加尚书衔。
这时的刘锦棠已是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然而,他对升官晋爵不感兴趣,伊犁收复以后,多次以祖母老病和自己患脚疾为由,申请开缺回乡,但是,当一听说法国侵略军占领越南袭击谅山,威胁广西、云南的消息后,“不禁积愤填胸”,乃于1884年8月21日上了一道《请率师与法夷决战折》,“请旨率师东下,与之决战,以纡积愤”,并且表示,“臣之脚疾虽迄未痊,而当国家有急,当奋不顾身。”(《刘襄勤公奏稿》,卷七)他在奏折中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认为只要坚决抵抗,无论陆战、海战,都有取胜把握,要求准其自募6000人东下赴越,抗击法寇。可惜清廷妥协方针已定,拒绝了刘锦棠的请求。9月13日,刘锦棠又上奏请战,再次要求奔赴抗法前线,并且说明并非邀功请赏,只是为了报效国家。清廷又未准允。
1884年11月,新疆设省,刘锦棠任新疆巡抚,又授兵部尚书衔,仍担任钦差之职。在此期间,他改革新疆原军府制,在建省过程中,将征兵逐步改为防军,规划,建设了全疆的边防,为巩固西北边疆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1887年,刘锦棠获准回乡省亲,沿途百姓热情迎送,常常数日不能前进。
1889年,刘锦棠加太子少保衔。
抱病而亡
1890年2月6日,清廷晋刘锦棠为太子太保。5月,他再次回湘省亲。9月2日,刘锦棠从湖南上奏申请开缺养病。此后他一直在籍休养。
1894年,刘锦棠晋封一等男爵。这时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清廷想起这位智勇双全的战将,7月令湖广总督张之洞前往湘乡传旨,令其召集旧部速赴辽东。为了抗击日寇,刘锦棠抱病启程,刚到湘乡县城,忽患中风,左体偏瘫,8月去世。清廷赐谥襄勤,并予建祠。
新疆各族人民对刘锦棠坚决保卫新疆的历史铭刻在心,当1898年俄国武装侵占新疆的帕米尔地区时,广大军民怀念说: “若前抚臣刘锦棠在任,断不至此。”(《陶勤肃公奏议遗稿》,卷十一)

刘锦棠主要成就
平阿古柏
19世纪中叶新疆的大部分地方正处于阿古柏的铁蹄之下。阿古柏已经侵占新疆南部和北部的乌鲁木齐、玛纳斯一带,伊犁谷地则被沙俄军队非法霸占着,只有哈密、巴里坤、布伦托海、塔城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尚在清政府的控制之下。
1875年,左宗棠受命为督办新疆军务的钦差大臣,挥兵出关。对于湘军的战斗力和刘锦棠的指挥才能,左宗棠是了如指掌的。他在筹划和调派入新参战部队时,命刘锦棠担任总理西征大军的营务事宜,并负责指挥前敌诸军的军事行动。
31岁的刘锦棠,以湘军统领的身份总理了西征各军的营务,事实上担任了收复新疆的重任。他按照左宗棠关于先取北路后收南路的作战方针,率领湘军及其他各军,逐个收复了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北疆各城;攻克了阿古柏重点设防的胜金口、达坂城等天山隘口和吐鲁番一带;然后出兵南路,先后收复了喀喇沙尔(今焉膏)、库车、阿克苏、乌什等东四城;收复了叶尔羌(今莎车)、英吉沙尔、喀什噶尔(今喀什)、和田等西四城。
阿古柏在清军节节获胜时,在库尔勒服毒自尽。他的儿子海古拉于携尸西窜的路上,被其胞兄伯克胡里设伏兵击杀。伯克胡里在清军收复喀什噶尔前夕率残部逃回已被沙俄占领的浩罕。
阿古柏匪徒在后方巢穴中的一些英国、土耳其教官和工匠,一夜之间成了俘虏。他们惊叹清军行动的神速,称刘锦棠为“飞将军”。 随着西征军的节节胜利,刘锦棠先后获得了骑都尉世职、赏戴双眼花翎、三品京卿候补。后来又由骑都尉晋升为二等男爵、补太常寺卿、转通政使司通政使。1878年左宗棠奉诏还京时,被清廷命为署理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刘锦棠从喀什噶尔赶回哈密,接受新的职务。由于收复新疆的战役的结束,刘锦棠一生的戎马生涯也告结束了。不久,通过外交谈判,清政府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给沙俄,俄兵退出伊犁九城。新疆的一系列善后工作,直到新疆建省等,都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刘锦棠的身上。这一年,他还不到35岁。
收复新疆之役,从1876年8月开始,到1878年1月结束,前后只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饱受蹂躏之苦的新疆各族人民积极支援和配合清军作战,轮台、库车、拜城、阿克苏、乌什、阿合奇等地的维吾尔、柯尔克孜族人民,更是奋起驱逐敌寇,据城而迎清军。所以, 这次收复新疆之战出乎意料地顺利迅捷。其根本原因固然是由于这一战争的正义性,而刘锦棠信任并善于利用维吾尔等族人民提供的情报,善于分化瓦解敌人营垒,善于捕捉战机、及时调整军事部署,也是一些重要因素。

刘锦棠新疆建省
新疆设立行省的问题半个多世纪以前就已有人提出。在清军收复新疆的过程中,左宗棠又几次奏请朝廷在新暑开设行省,因为伊犁未经收复而暂时被搁置下来了。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签订,第二年清军进驻伊犁。新疆建省的事又由新任陕甘总督谭钟麟重新提出。
刘锦棠也是主张新疆建省的。为了使行省制度早日在新疆实现,他比较了左宗棠和谭钟麟的两种方案,提出了比较切实可行的办法:新疆设立巡抚,驻乌鲁木齐,受陕甘总督节制。下设镇迪、阿克苏、喀什噶尔三道,分别辖治哈密至乌苏的天山山脉一带、焉耆至乌什的天山南麓一带、喀什噶尔至和田的昆仑山北麓一带;伊犁仍设将军,只管伊犁塔城边防,不再总统全疆军务。清政府批准了这一方案。刘锦棠奉旨委任了各道、府、厅、州、县的各级官吏之后,于1884年被朝廷简派为第一任新疆巡抚,第二年迁入省会迪化(乌鲁木齐)视事。
新疆设立行省后刘锦棠曾说,每遇到一点问题就有人怀疑建省全局是否行得通;碰到一点困难就有人认为什么都不合适。这主要来自同级或下级的干扰。其实,他改变左宗棠在新疆单独设置总督的主张而仅设巡抚、仍受陕甘总督管辖,未尝不是考虑到与陕甘总督谭钟麟的关系问题。他建议保留伊犁将军不在伊犁塔城设道,未尝不是考虑到与伊犁将军金顺的关系问题。后来金顺去职,他就设置了伊塔道,将伊犁、塔城两处地方置于巡抚的管辖之下。虽然后来担任伊犁将军的人一再要求恢复过去的权限,但是始终未能如愿。刘锦棠治新时奠定的行政体制,直到清朝灭亡一直没有被改变过。
与新疆建省相联系的是伯克制度的废除。伯克制是南疆维吾尔社会长期存在的统治制度。各地以阿奇木伯克为首,下设各种伯克二三十人。他们依仗权势,对维吾尔族农民进行残酷的徭役制剥削。维吾尔族农民为推翻封建徭役制度进行了长期的斗争。1864年遍及全疆各地的农民起义,对伯克制打击最为沉重,伯克制已经名存实亡了。
刘锦棠在南疆各地建立善后局后,曾经委派一些不甘投敌的爱国伯克担任一些差使,却没有赋予他们什么实权。如征收田赋时,只让伯克们督催农民直接赴善后局缴纳,不允许伯克出面经办收取,而且以前一向由伯克全权处理的民政事务,也一概由善后局办理。
刘锦棠顺应了历史潮流,没有去扶植已经处在没落中的伯克们的权势,建省之后也只让伯克在地方基层政权中担任书吏和乡约。这些措施,都为日后伯克制的正式废除准备了条件。
1887年清廷下令取消伯克制,原先的伯克们的品级和地位大为下降,社会却安定如常,没有出现任何波动。随着新疆省的建立,新疆与内地行政建置的一体化,过去对内地人民迁居新疆的种种限制也都不存在了。为了吸引更多的无地农民到新疆来,加快新疆农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刘锦棠修改了以往的屯田办法。新疆,尤其是北疆,是清代移民开垦的重点地区,分布面广的主要有民屯、兵屯、犯屯三种。刘锦棠正式奏报了新的屯垦章程,规定两名男丁为一户,给地六十亩,屯民初到时贷给八个月的口粮及三石籽种,借给七十三两银子作为置办农具、牛只和筑履等费用;头一年归还一半,第二年还清,第三年征收额定田赋的一半,第四年起征收全额田赋。这种待遇,比一百多年前的乾隆年间差,比起咸丰、同治年间却好多了。他还咨照内地各省督抚,鼓励贫苦无地农民来新疆开荒种地。在这以后的一个阶段内,移居新疆的农民很多。他还在南疆东部的尉犁一带开辟了一些新的农垦地区。
按先前的旧例,这类民屯的剥削还是较轻的,兵屯的剥削就重了,最重的是犯屯。所以,兵屯、犯屯的生产历来很不景气。因为勇丁种地都是差使,并不关心收成好坏,各地官员都在哀叹兵屯耗资太多而收获无几。刘锦棠提出变通办法,不再将老弱兵勇派去种地从事兵屯,而是裁兵分屯,将土地分给裁减下来的老兵,依照民屯办法,向政府缴纳租赋。

刘锦棠评价
刘锦棠积极参与了镇压太平军,捻军和回民军的作战,此后又指挥清军收复和保卫了新疆,这一重大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他在作战中所表现的不畏强敌、敢打敢拼、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和沉着机智、灵活机动、出奇制胜的指挥才能,在晚清反对外敌入侵的作战中也是不多见的。面对外国侵略者,刘锦棠所表现的民族尊严和爱国主义气概也是十分突出的。在英俄两国争霸中亚、觊觎我国帕米尔地区的危急形势下,刘锦棠加强了在帕米尔的防务,增添了新的关卡,修筑了驿站和道路,委派当地首领为千户长、百户长,督率部民保家卫国。刘锦棠以武职出身而担当了新疆疆第一任巡抚,虽然任巡抚的时间不长,但也在新疆生活了十多年。从收复新疆到包括新疆建省在内的一切军事活动和善后事宜,都是他一手经办的。这些历史功绩是无法抹煞的。
《清史稿》评价刘锦棠说:从左宗棠立功西陲最名者,湘军中称二刘,豫军中称曜。之数人者,投袂攘难,不数月,廓清万里,虽张骞、班超,奚多让焉!

刘锦棠史籍记载
《清史稿·卷四百五十四·列传二百四十一》

同名人物:广东省东莞市桥头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锦棠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晚清将领、新疆首任巡抚:刘锦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