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明代女诗人:刘淑、刘淑英

刘淑(1620年—约1657年以后),字木屏,号个山人(因幽居期间常居个山,故名),江西安福县三舍村人,庐陵(今江西省吉安)王蔼之妻,刘铎之女。

刘氏花好月圆头像


刘淑经历
刘淑禀承家教,自幼攻读经史,饱读诗书。但因生于明末清初的动乱之世,经历颇多曲折:幼年丧父,新婚丧夫。甲午年间李自成攻陷军师,据徐鼐《小腆列传·列女》云:淑英闻之恸哭曰:“吾恨不为男子,然独不能歼此渠争,以报国雠邪!”1646年,清军攻入刘淑家乡吉安,当时江南义军纷起,刘淑受此感染,倾尽家资招兵买马,希冀为保卫家乡而尽一己之力。她在《军事未毕家人劝我以归》诗里写道:“屡世余家受主恩,结营细柳已成军。毁尽钗环纾国难,九原聊欲慰忠魂。”
时驻军长沙的何腾蛟,势力渐大,刘淑准备投奔何腾蛟,希望能够共同抗清。不料赴楚途中先遇永新守卫张先壁,先壁不仅抗清意志不坚,还意欲纳刘淑为妾。坚贞高洁的刘淑岂受此辱,坚拒之,张仗着人多势众,将刘淑英关押。刘淑英在禾川囚室里,义愤填膺挥笔写下慷慨激昂的诗句:“销磨铁胆甘吞剑,抉却双瞳欲挂门。为弃此身全节义,何妨碎剐裂芳魂!”张先璧贼心未死,千方百计进行劝诱,却被刘淑英严词叱退,她在囚室墙壁上题写一首七绝,以表示她的鄙视:“莫向西风泣数奇,也知夙昔有分离。来朝快把头颅断,不听群鸦聒耳啼。”
张慑于刘淑英的凛然正义,释放刘淑英并遣散其部(一说淑英愤而自散其部)。1649年,清军再克江西,以残酷的杀戮来巩固其统治。刘淑携老母稚子,辗转湖南、四川等地避难。流落五年后返回故乡,卜居山间,辟“莲舫”庵,自此侍母课子,参禅礼佛,过着布衣蔬食、贫病交加的清苦生活。
刘淑英在庵中表面是抚儿养亲,参禅礼佛,但伺机报国之心并未泯灭。她曾以尼姑身分溯泸水,出武功,云游四海,到过宜春、仰山、湖南、广西等地联络遗民,寻找反清志士。但败局已定,中兴无望,徒劳跋涉。满清政府曾把她当作要犯,严令缉捕。由于她在群众中声望很高,又结识了许多禅姑道友,因此她安然无恙,隐居在湖南湘潭的深山中。她有一首七律嘲讽清先廷对她的追捕:“心违词客悲秋赋,身寄羯胡鼎镬间。出袖青莲开法界,穿云铁屐破疑山。生涯落魄长虹敛,时局艰难夕照殷。我自乘飙天外乐,空劳防检设重关。”
在明末清初的血与火的环境下,刘淑英放下刀枪,在严重的肺病、疟疾的折磨下,以笔抒志,共写下800多首各种旧体诗、40首词、14篇杂文,并写下我国第一部弹词长篇《天雨花》,整理其父刘铎遗集《来复斋稿》付梓。临终时闻雷声而书绝笔:“欲雷欲雨清且幽,天公慰我困龙愁。卿卿莫道归来晚,收拾闲云补衲头。”
词作风格编辑 播报
刘淑遗稿留有诗词数千首,因手稿中多有“伤国难雪国耻”之作,常把清军视作仇人,骂作“胡虏”、“胡鞮”,如“大呼忙拔剑,梦里斩胡鞮”(《忆昔梦见》)、“床头饶(余)一剑,三跃起吞胡”(《丙戌岁除志感》)、“双眉攫起天渊恨,劈碎仇人气乃平”(《自叹》之十)、“长虹欲吐扫腥膻”(《话别》)等等,故她的诗词在整个清朝,一直无人敢去刊刻,“诗多伤时事,詈斥胡虏,固不可刊刻于前清盛时也”(王伯秋本王仁照序)。直至民国初年,才陆续有同乡裔侄王仁照先生和湖南湘乡王伯秋先生感先贤之贞烈,刊刻为《个山遗集》,以使之广为流传。1999年,王仁照先生之子王泗原先生为继承父志,彰扬先贤,整理出版了《刘铎刘淑父女诗文》。三个版本都分为七卷,其中词作主要集中在卷六,有41首。此外还有误置卷五的《闲歌十一首》、《回心院》13首、《行香子》12首,累计共77首。刘淑词作虽不多,但是风格鲜明而多样。一个伟大的诗人,应该是不拘于一种风格。她的词作中以小令居多,多为咏物之作,音韵谐婉,爽朗俊逸;长调则多为感事之作,辞气激越,慷慨豪迈。出兵之前偏于写实,每有生活情趣之作以及离别相思等题材,风格清丽;出兵遇挫之后,流离他乡之时,多为愤激悲郁之作,沉著又凄恻,其间富于奇特诡谲的想象和比喻,蕴含有一股不屈与奇气。

刘淑个人作品
踏莎行·梅
珠萼将成,香绿几遂,冰霜绘就惊春意。含英不与牡丹开,倾心原共山茶醉。
古干蟠天,孤根托地,扶摇风雪添豪气。问连枝可许调羹,遥递到春光千里。
蝶恋花·季春雨
乱红飞尽春山小,瘦锷弹云,如哭还如笑。可堪芳草连天杳,梦魂空曳长安道。
乳梅滴滴莺声老,病怪贫魔,驰逐无休了。浓雨送春歌到晓,愁心都倩碧天稿。
黄莺儿·感怀禾川归作
洒泪别秦关,木兰舟寄小湾。丹心不逐出笼鹇。桃花马殷,屠龙剑闲,长祛片月裹羞颜。病孱孱,岂堪殉国?宜卧首阳山。
孤生天地宁有几,已占了天之二。从容冷瞰尘寰事,半缕佯狂,一函愤烈,恼得天憔悴。买刀载酒空游世,笑看他螬虫负李。长天难卷野无据,惟有孤生是。
清平乐·秋意呈峨人叔
追霞琢月,欲把青天拭。闲人且向虚空立,况是黄花时节。
节意也解相关,花信岂失初颜。忽将懒云拘住,付与一半秋山。
喜迁莺·晴复雨
晴矣又雨,问天际美人是何意主?蜃彩楼台,烟霞径路,那更东风生妒。天跳海翻,搅得落云飞絮无绪。结珠盟、倩月姊星姨群姑来聚。
诉与家无处,九十春晖,都为晴耽误。一种痴愁,几番险病,宜尔黄鹂送语。欲续花兰氛氲,借彼天机经纬,待织成、裁就作如天锦幔垂护。
西江月·感先君遗稿
丹璋璘璘珠吐,青节峋峋玉立。乾坤留此孤忠烈,《来复》萧条一笈。
两泪几行点次,飞花天外评辑。谁为画箸筹边策,屈父皭然呜咽。
潇湘神
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焉能行役山林下,空笑昂藏一丈夫。
鸾自吟,凤亦鸣,凡鸟相伴守空林。不然翘首济云汉,不然驯日攀天岑。焉能不越云天外,空效笼中杀羽禽。
一剪梅
仙郎一别信迢迢,松也无聊,鹤也无聊。
洞门闲月望来高,琴也慵调,笛也慵调。
云山久不滞眉梢,花韵频消,蝶韵频消。
小重山·春晓
山光忽动微风皱,春咽新烟,香穿花岫。于今芳草又依旧,没来由、还把王孙咒。
浪数芳时候,叹故园佳节、真迤逗。海棠错认芙蓉瘦。劣东风、苦与梨花斗。
洞山歌·九秋曲
三秋未了,又打叠三冬稿。三生石误空人老,落月谁为扫?弱线添工,怕虚机,织女翻来乞巧。
犁砚耘玄草,种字聊征冰稻。藜火炊茶灶。漫道天外浮名,且放家山好。寒雀催归恁早,抱云和,整取九丝弦。抚金风试展,猗兰一操。
清平乐·菡萏
几年沥血,犹在花梢滴。流光初润标天笔,聊记野史豪杰。
碧笺稿阅千章,拈来无那成行。散作一池霞雾,空余水月生香。
减字木兰花·秋暮怜怨次韵康夫人
离风别雨,种遍天下清泪树。疏影寥寥,遵海而南菊未凋。 愁空怨野,云啼叶啸寒山下。痴鹜懒飞,自江以北雁忘归。
秋怀盈尺,一缕那禁千百结。组织悠悠,难向江头系远舟。 得鱼欲纵,回竿拂动沧浪梦。觉后鸣琴,怯指弹来不是音。
雨霖铃·责雨
野笛停咽。为犁云、春索连天结。奔月狂牛谁系,雾长岚深,满空枝节。几欲尽扫山阴,又碍荼縻雪。恨落魄、岩前清明过也,奈飞红切切。
山川虽荡岂沉溺。日将雏、莫把浮烟冽。问桃李依然否,也应把、龙儿归蛰。门墙重整,纔逐英雄,半生青血。紫皇笑、倒何曾泣,蕊宫和伊说。
喜迁莺·刘表弟之楚
喜迁莺·刘表弟之楚,姑氏倚闾终日,作此少慰
春云微暖,方梨花舞雪,紫燕歌巢。青山小松,萝试银瓶,初点一勺香涛。闲棋独整,笑东园、风雨生潮。猛惊起,楚烟无绪,飞来落絮偏骄。
相探问天涯,信更何时,长鸣铜柱连标。念倚闾盼劬劳。况庭瘦椿萱,阶冷兰苕。跜蟠远塞,应随分枕藉环刀。
蝶恋花·端阳焚寄先君
凄凄风雨残春决,惨淡云山,又吊潇湘节。梅榴厌煞人头白,多应汩散珊瑚结。
悬萝不系长游客,刺破丹心,一寸金流血。今宵愁上雨花台,何时得赴青莲楫。
踏莎行·盼月效先君作
半缕炉烟,一帘残雾。无端云绕前山树。望里人家昼掩扉,皎月狂日吹愁渡。
露冷瑶宫,斗横桂路,虽教有梦还耽误。从来不解理蕉桐,婵娟那得知其故。
眼儿媚·携儿就读于黄田之野
紫云新种点春工。晴舒萏蕊红。半篮皎月,雨寒玉露,几盏清风。
含笑携儿入桂丛,秋光掩碧空。万卷龙文,千里斗帐,一亩儒宫。
踏莎行·惊秋
影失婵娟,香述兰渡,长空雁燕相逢处。不堪蹇额破春山,且将健羽敲秋暮。
风寄霜花,云传雪素,阻来堤上红无数。堤边孤域水半边,为谁流下天涯去。
眼儿媚·梦妹
雨里秋人梦里身,拈笔自成评。丹桂名淡,芙蓉家冷,芦花命轻。
悬岩落月无些碍,着影似关情。半联残句,几迭云和,一弄琼笙。
踏莎行·薄命词为宠微表嫂作
廿载于飞,十年作客。如云似梦成吴越。堂中白发断青丝,阶前江树啼黄叶。
银管无凭,朱弦难说,儿女相从欲化石。几番落日漱寒霜,词人薄命还同妾。
一落索·络纬娘
萧索精神冷淡格,直夺婵娟幽魂。当阁理晨工,络丝丝、秋雨成绩。
病里休文无色泽,顿纬枯肠相易。轻狂也非昔,芒鞋疏影谁为客。
如梦令·雪
户外梅花欲乱,户内炉烟欲断。恰自冷炉烟,又把梅花锁绊。且看,且看,是处冰蚕萦遍。
门外雨山眉皱,林下春风影瘦。珠炊翠作蔬,也当调羹妙手。知否?知否?纔是佯狂消受。
忆秦娥·秋意
香凝盼,兰英蕙节相倾晏。相倾晏,数枝弱翠,一声新雁。
淡秋缭绕金丸绽,瘦红不染冰丝幔。冰丝幔,朝来无语,几曾经惯。
临江仙·早春暮远
楼外山川浑入画,东风醉煞朝霞。远岸嫩碧吐萌芽,半帘微雨意,一泼漫银纱。
镜匣人孤轻比目,罗衣点染群花,马蹄声遍白门斜。乱鸦惊晓渡,日底是京华。
西江月·戏歌
蛙语东湖消息,蚓歌西浦豪华。眠云深处不思家,一任残灯深夜。
聒耳虫吟莫辨,蛾飞扑面频遮。无聊静依玉衡斜,晓色峰梢微挂。
巫山一段云·喜雨
一水莲楫笑,两岸叶帆熏。微豳烟雨带朝云,随意访湘君。
晋代才华渺,唐家沧海濆。逸民无系放歌耘,移植北山文。
踏莎行·多雨
云沼新开,雨林深种。风枝岚叶森横动,倚闾不耐卷帘看,溶溶偏向帘间送。
苞萼银花,蕊萏珠凤,满空烟销平湖梦。如丝如网结愁筌,若嗔若喜倾天瓮。
鹧鸪天·秋咏
小阁翻诗句句香,傲人明月助清狂。君来笑指双峰绣,我懒犹怜半蕊装。
珠作韵,玉为腔,玲珑宛转度潇湘。可能吹入关山耳,占断班家翰墨床。
醉熏风·采莲曲
美人如画临风唱,翠幄香帆侧欹荡。独买小舟轻轻撞。呼侬上,沉醉花间不肯放。
酒醒明月波心访,并语碧流,猛触心头壮。人生四海任所之,空惆怅,匀水浮沉何足量。
减字木兰花·秋暮怜怨,次韵寄康夫人
秋思盈尺,一缕那禁千百结。组织悠悠,难向江头击远舟。
得鱼欲纵,回竿拂动沧浪梦,觉后鸣琴,怯指弹来不是音。
临江仙·慰愁
燕子传言幽更杳,佳人且教愁消。分封正欲报琼瑶。白头吟大早,桐叶不狂飘。
上林杏蕊须知好,未若绿野藏娇。摽梅宜尔缀春条,旧调工一阕,新书遣寂寥。
小重山·送峨人叔归
雨催芳菲山欲翥,新箨挥鞭老、莺衔絮。淡烟尽卷溪头翠。问明日、可带春回去。
我已家无处,谁赋归来句、待斟取。薄酒不解归醲。已吩咐、朝云送行步。

刘淑评价
易代之痛、有志难申让刘淑积蕴有一股沉郁愤懑之情;秉承于家族的崇高气节与高尚品质,让她有一份济世报国的激越情怀。此种情怀与品质展现于词中,便使得她的词一洗绮罗纤秾、缠绵哀怨之态,而显示出男子词作中的浑厚激昂与放旷豁达,兼有东坡之旷与稼轩之豪。观其词作,往往在结尾处给人以悲愤的力量,亦或是昂扬的宽怀。“世远莫见其面,觇文辄见其心”。(《文心雕龙·知音》)
刘淑词作若此,其人亦应是卓荦不群、慷慨任侠。如王伯秋序言中所说“文武忠孝,备于一身”、“诚千古仅见之奇女子也”。(王伯秋本)
她的优美词心、卓绝才华,让我们仰慕,她的爱国热情、嶙峋气节让我们崇敬。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明代女诗人:刘淑、刘淑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