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刘氏宗亲
我们都是一家人

北宋末年大臣、进士、大学士:刘韐

刘韐[gé](1067年—1127年),又名福高,字仲偃,崇安(今福建武夷山市)人。北宋末年大臣。
哲宗元祐九年(1094年)进士。调丰城尉、陇城令。迁陕西转运使,擢集贤殿修撰。徽宗宣和初,提举崇福宫,起知越州。宣和四年(1122年),召为河北、河东宣抚参谋官。次年改知建州、福州,寻知荆南,又守真定府。
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充河北、河东宣抚副使,继除京城四壁守御使。开封失陷,遣使金营,金人欲用之,不屈,于靖康二年(1127年)自缢而死,年六十一。建炎初年赠资政殿大学士。后赐谥号“忠显”。

刘氏印章


刘韐生平
初显才能
刘韐从小就在当时被誉为“东南儒宗”的父亲刘民生教育下成长起来。刘民生学识渊博,对官场的轻民态度十分不满,走讲学的道路。他的正直和学识,对刘韐产生极大的影响。
刘韐悉心求学,很快就入了太学,宋哲宗元祐九年(1094年)考上了进士,他决心为民办事,报效国家。年轻的刘韐不久就被委派到江西丰城县当县尉,从此走上了军政生涯。
刘韐任江西丰城县县尉时,当地发生大灾荒,饥民遍野。他想方设法去当地各个富裕之家,深入动员他们拿出积蓄的粮食,分发给饥民。第二年当地就恢复了生产,他为百姓排忧解难,得到百姓的拥护。
刘韐由丰城调任,当上秦州县县令。此时,因不满朝政昏乱,百姓遭受剥削,而在任满后立即去游学。当时,熙河路主帅王厚知道刘韐的为人和能力,召他做经略司幕僚。由于他办事得力,才能出众,被升为陕西平货司。这是有一定军权的官职。一上任,他的军队驻扎在河、湟两地,也发生饥荒。此地各族杂居,局势复杂。刘韐了解到这里的酋长有粮食,就与酋长商量,拿军队的金银和布帛交换粮食,又一次解救了灾民。
年轻的刘韐升为陕西转运使、中大夫、集英殿修撰。
出奇制胜
他在皇城任职时,守郡延路(今陕北地区)军事统帅刘法,与西夏入侵军队作战,不幸殉难。西夏军队得意不已,转向进逼甘肃,朝廷选将刻不容缓,刘韐已有知名度,就被选为出使延安代理帅职。到了延安,他着手探听西夏军队的兵力部署,进攻路线,研究对策。他决定避开敌军的前头精锐部队,制定出奇制胜的战略计划。他的进击方法弄得对方无所适从,各路部队被刘韐打得抱头鼠窜,只得向宋朝俯首称臣,答应定期向宋朝纳贡。刘韐知道西夏有诈,做好了充分准备。果然不出所料,西夏又伺机进攻,可是,他们的诈计被刘韐识破,碰得头破血流,西夏从此被慑服。这是宋朝著名的一次保卫战,宋朝暂得安宁。刘韐边境保卫战有功,升为徽献阁待制。 谁知,蔡京再次入朝当宰相,刘韐一气之下,请准奉词崇福宫,获准后,离京同任越州(今浙江绍兴)知府。
二月庚寅,方腊起义同伙-贼帅仇道人陷剡及新昌县,知剡县宋旅战死。三月庚子,贼攻越州,知州刘韐击走之。
选材御敌
宋宣和四年(1122年),辽地的契丹军队侵扰边防,燕州百姓要求宋朝保护,朝廷让童贯当河北河东宣抚使,刘韐被召为河北河东宣抚行军参议官。朝廷要联合金人打契丹,因此,刘韐在河北一带挑选精良人才入伍,亲自审查入伍人员。在此期间,他提拔了表现突出的岳飞,委任他为队长。
守卫真定
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围攻真定府,大有锐不可挡之势。朝廷派刘韐镇守真定。他分析了敌我的军事力量,便邀来弟弟刘革华和长子刘子羽,组成联军,研究作战计划。大家一致认为,正面出击,必定损失很大,只有赶制锐箭强弩迎敌。战斗开始,金兵一再变换手法,企图引宋军出阵,但刘韐决不上当,每次都以密箭射杀金兵,金兵无法靠近城池,却被射得死伤无数,筋疲力尽,最后以退兵了结。真定守卫战得胜,刘韐被升为资政殿大学士。
金兵不久转头去攻打山西太原,那里宋军势单力薄,太原被攻陷。朝廷再一次想到刘韐,由他出任宣抚副使,组织兵力收复失地。他在辽州招兵四万,与解潜、折可求约定同时进攻太原,但是解潜、折可求兵败,未能出兵,刘韐只得派贾琼从代州出击金兵的背后,自己正面进攻,两面夹攻,收复了五台。这是刘韐的最后一次卫国激战,也是他军事生涯的结束。
以身殉国
收复五台后,刘韐调任京城任重要的四壁守卫使,但宰相唐恪相信巫师郭京,说可以用法术制敌,仓卒命令刘韐出兵打金兵。刘韐痛斥郭京,结果得罪唐恪,被免去职务,主管宫祠。
靖康之变后,京城陷落,刘韐又被调到禁中护驾。宋朝廷割地赔款,向金人屈膝求和。刘韐被迫出使与金人议和。金人知道刘韐是良将,派相当于宰相的仆射韩正出面劝降,还答应只要刘韐归顺,就任命他当仆射。刘韐昂然写下遗书:“国破圣迁,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便沐浴更衣,悬梁殉国。时为建炎元年(1127年),由刘子羽扶灵,运回崇安安葬。

历史评价刘韐
《宋史》:韐庄重宽厚,与人交,若有畏者;至临大事则毅然不可回夺。初在西州为童贯所知,故首尾预其军事,及以忠死,论者不复短其前失云。
人际关系编辑 语音
妣张氏,生三子:刘子羽、刘子翚、刘子翼。
注:根据刘氏家谱展程谱的记录,刘韐属客家刘氏的祖先,而刘氏家谱南京谱福高公任重庆太守与刘韐的曾经任职相符。
影视形象编辑 语音
2013年电视剧《精忠岳飞》:陈之辉饰演刘韐。

刘韐史料索引
《宋名臣言行录续集》卷3
《宋史》卷446
刘韐,字仲偃,建州崇安人。第进士,调丰城尉、陇城令。王厚镇熙州,辟狄道令,提举陕西平货司。河、湟兵屯多,食不继,韐延致酋长,出金帛从易粟,就以饷军,公私便之。遂为转运使,擢中大夫、集英殿修撰。
刘法死,夏人攻震武。韐摄帅鄜延,出奇兵捣之,解其围。夏人来言,愿纳款谢罪,皆以为诈。韐曰:“兵兴累年,中国尚不支,况小邦乎?彼虽新胜,其众亦疲,惧吾再举,故款附以图自安,此情实也。”密疏以闻,诏许之。夏使愆期不至,诸将言夏果诈,请会兵乘之。韐曰:“越境约会,容有他故。”会再请者至,韐戒曰:“朝廷方事讨伐,吾为汝请,毋若异时邀岁币,轶疆场,以取威怒。”夏人听命,西边自是遂安。
韐求东归,拜徽猷阁待制,提举崇福宫。起知越州,鉴湖为民侵耕,官因收其租,岁二万斛。政和间,涸以为田,衍至六倍,隶中宫应奉,租太重而督索严,多逃去。前勒邻伍取偿,民告病,韐请而蠲之。方腊陷衢、婺,越大震,官吏悉遁,或具舟请行。韐曰:“吾为郡守,当与城存亡。”不为动,益厉战守备。寇至城下,击败之,拜述古殿直学士,召为河北、河东宣抚参谋官。
时边臣言,燕民思内附,童贯、蔡攸方出师,而种师道之军溃。韐意警报不实,见师道计事。师道曰:“契丹兵势尚盛,而燕人未有应者,恐边臣诞谩误国事。”韐即驰白贯、攸,请班师。又论燕蓟不可得,正使得之,屯兵遣饷,经费无艺,必重困中国。还次莫州,会郭药师以涿州降,戎车再驾,以韐议异,徙知真定府。药师入朝,韐密奏乞留之,不报。徙知建州,改福州,加延康殿学士。或言其过阙时,见御史中丞有所请,遂罢。起知荆南,河北盗起,复以守真定。首贼柴宏本富室,不堪征敛,聚众剽夺,杀巡尉,统制官亦战死。韐单骑赴镇,遣招之,宏至服罪。韐饮之酒,请以官,纵其党还田里,一路遂平。药师请马,诏尽以河北战马与之,不足,又赋诸民。韐曰:“空内郡驵骏,付一降将,非计也。”奏止之。金人已谋南牧,朝廷方从之求云中地。韐谍得实,急以闻,且阴治城守以待变。是冬,金兵抵城下,知有备,留兵其旁,长驱内向。及还,治梯冲设围,示欲攻击,韐发强驽射之,金人知不可胁,乃退。自金兵之来,诸郡皆塞门,民坐困,韐独纵樵牧如平日,以时启闭。钦宗善之,拜资政殿学士。
时已许割地赂金人,而议者乘士民之愤,复议追蹑,韐以亟战为非。是时,诸将救太原,种师中、姚古败。以韐为宣抚副使,至辽州,招集纠募,得兵四万人,与解潜、折可求约期俱进,两人又继败。初,韐遣别将贾琼自代州出敌背,且许义军以爵禄,得首领数十。既复五台,而潜、可求败闻,遂不果进。太原陷,召入觐,为京城四壁守御使,宰相沮罢之。
京城不守,始遣使金营,金人命仆射韩正馆之僧舍。正曰:“国相知君,今用君矣。”韐曰:“偷生以事二姓,有死,不为也。”正曰:“军中议立异姓,欲以君为正代,得以家属行,与其徒死,不若北去取富贵。”韐仰天大呼曰:“有是乎!”归书片纸曰:“金人不以予为有罪,而以予为可用。夫贞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两君;况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此予所以必死也。”使亲信持归报诸子。即沐浴更衣,酌卮酒而缢。燕人叹其忠,瘗之寺西冈上,遍题窗壁,识其处。凡八十日乃就殓,颜色如生。建炎元年,赠资政殿大学士,后谥曰忠显。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刘氏家族 » 北宋末年大臣、进士、大学士:刘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有用就打赏赞助一下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